富二代f2短视频app分享

宋辞咬着小笼包,一眼瞟过去就见到陆子衍连连打哈欠,无精打采的走过来。

陆子衍趴在桌上,昏昏欲睡,声音透露不出的疲倦:“这都要怪!”

“怪我?”

宋辞好奇。

“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之前和我说过一个玩笑,我昨晚在车上睡得一点都不好。”陆子衍声音困怠,是一点都没有睡好,透露出浓浓的疲倦。

宋辞却格外神清气爽:“我不记得我开过什么玩笑?我说的可都是真话!”

“那不会是真的吧!”陆子衍抓了抓头发,犹豫了几下,抿唇微抿:“我决定要抓快我追唐苏的速度,要不然她要是被我情敌抢跑,那我还不如当个太监得了!”

“真梦见当太监了?”

宋辞错愕,圆圆的眼睛瞪得像铜铃,无辜又天真。

她当初也只是开个玩笑,并不想陆子衍当太监啊!

“啊,真梦见了,这一晚上被人折腾来折腾去的!”陆子衍心里重度不爽,当即拍板,“一会儿我就去买个岛,再买个山,送给唐苏做聘礼。

三嫂,不是会黑客吗?帮我在网上查一查,唐苏喜欢什么,我投其所好肯定能先一步娶媳妇儿。”

美好的一天(琳琳)

宋辞嘴角微扯。

梦想还挺大,就是娶个媳妇儿。

“三嫂,就帮帮我吧!透露了天机,不能不帮啊,渡渡我。”陆子衍满脸丧气,有气无力。

宋辞挑起秀眉,她不知道自己该笑,还是该哭?

她总不能说,唐苏其实不是老婆,也没变成太监,当初就是我一口误,可是看陆子衍明显对唐苏动了真心,还真梦见自己成了太监,她真的有点心塞塞啊。

“三嫂,渡不渡我啊?”

“我渡,怎么样?”

身后传来冷飕飕的刀子声。

男人的声音低沉又黯哑,带着浓浓的冷冽。

他视线锐利,扫过陆子衍脖颈上,手轻轻拍了拍他肩膀:“渡去西天?”

陆子衍面部抽搐两下,实在是不敢再随意调侃,他痞痞扯起唇角:“三哥,我的渡就是帮帮忙,没有别的意思,不用太紧张。”

天知道,霍慕沉就是醋王本王!

要是有人动他的宝贝眼珠子,指不定会怎么被霍慕沉发难!

陆子衍不想送死!

“我也帮帮,保证帮到底,嗯?”

尾音被拉长,空气里弥散开危险。

“不用,绝对不用。”

陆子衍一个机灵,困意被扫走,那张英俊的面容上布满讨好纨绔的笑容:“三哥,我们上楼去谈正事,保证消息足够大。”

“嗯。”

霍慕沉从喉咙里滚出一个字,敷衍得过分。

他长腿越过陆子衍,直奔宋辞,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:“吃饱了吗?”

“没,肚子里的能吃。”

宋辞摸了摸肚子。

讨人精:“不,我不是,我没有,别赖我!”

“那就多吃点,吃完在花园里逛一逛,一会儿有人把我们的礼服送过来。”霍慕沉见她脸色红润,没有什么不适,眉宇间担心逐渐散开。

他昨天没吓到辞宝就好。

“行,不用担心我,先和老六谈事吧!”

“嗯。”

霍慕沉和陆子衍率先上楼,宋辞也快速解决嘴巴里的包子,从沙发上拿起笔记本电脑,快速搜索到唐苏的个人信息。

很简单,很干净。

“姓名:唐苏。年龄:二十二岁。大学专业:考古学。”

呃……竟然是挖墓的!

底下对她的家庭并没有再过多的详细介绍,查不出来什么有用的消息,不过她们是校友,而且唐苏算是她下一届学妹,这也算缘分吗?

她找到唐苏的微信号,还有手机号,纷纷保存下来。

管家就把定制好的礼服送过来,包括配套首饰,全部都是出自霍慕沉之手。

“太太,这都是先生专门为设计的,看看喜不喜欢?”

“喜欢,超级喜欢。”

宋辞看着美人鱼形状的耳坠,还有项链,连礼服的裙子也都是银色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散发着迷人的色彩。

宋辞一眼就爱上了。

霍慕沉则是一套正统的黑色西装,领带夹是银色,刚好配套礼服裙子。

“太太,先生说这条项链是太太母亲生前留给太太,叫美人鱼的眼泪,配上这一套首饰一定会好看。”

管家解释。

“我母亲的?”

说起来,自从上次宋辞从宋家要回唐诗所有的东西,就再也没有用过,一直都保存在霍慕沉手中,现在她总算能明白唐诗对她满满的爱意了。

她只拿着唐诗给的财产,就是整条街最有钱的富婆!

就是那种,可以让人少奋斗几十年的!

宋辞兴奋的戴上美人鱼的眼泪,和美人鱼耳环,在镜子面前比对两下,又听见管家在旁边解释说:“这几日,太太要陪先生参加一个慈善晚宴,先生定好的行程也是这一套,看来先生就是笃定太太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“行程单?霍慕沉来之前都规划好他要做什么吗?”宋辞目光闪烁着微光,灿若星河般美妙。

“有的。”

管家回房间给宋辞取一份过来。

长长的一张单子上,列满每一时间段要做的内容。

霍慕沉还真是一次都没有放过。

只不过,到了今天的度蜜月中断了,原本今天是要去谈项目的,霍慕沉竟然会中断计划?

管家似乎看出来了,恭敬解释:“先生是准备今天出门,但临时取消所有活动,要和太太一起,后面应该也不会按照计划去走了。

像先生这种从工作以来就一直古板,这还是第一次呢!”

“还真是意外。”

她是不是要感谢自己给霍慕沉讲了个噩梦,结果把霍慕沉吓坏了!

算了算了,还是别讲了,万一丢霍慕沉的面子,最后吃亏的肯定还是自己!

宋辞又在镜子面前臭美了一会儿,便穿着礼服去找霍慕沉。

走到二楼,从书房里传出来陆子衍谈正事的声音。

“三哥,昨天大哥来找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他肯定要和合作啊,准备合作吗?”

“不准备。”

“那就对了,我就猜不会和他合作,所以特意留了一手的秘密没告诉他。”

“什么?”